神彩网

文聯故事丨平生甘為“堅凈翁”——記啟功

[關閉本頁] 來源:京藝苑      發布時間:2022-05-17

  啟功的一生,是一部啟迪治學和做人的巨著。其人其學,于當今后世,都可供研習和仰止。

書法界的啟功

  “我們書法界有啟功!”這句話曾經給書法界多少人以莫大的自豪和信心。

  作為學生,2000年,在恩師陳垣先生誕辰120周年之際,啟功用自己在香港義賣所得的163萬元人民幣,以恩師的名義設立了“北京師范大學勵耘獎學助學基金”。他之所以將基金以“勵耘”命名,是因為老校長陳垣生前曾吟詩云:“老夫也是農家子,書屋于今號勵耘。”陳垣久居此屋,勵耘書屋由此得名。就這樣,啟功了了報答師恩的夙愿,趙樸初先生題詩贊曰:“輸肝折齒勵耕耘,此日逾知師道尊。萬翼垂天鸞鳳起,千秋不倦誨人心。”

  作為書法家,啟功聞名遐邇。愛惜自己的書法,如同愛惜自己生命的啟功從不自戀,他讓許多喜愛他的人,喜愛他書法的人如愿以償。巡視凡塵,當年衣衫襤褸的青年,默默無聞的學生,艱難度日的平民,只要有緣與啟功見面,就有可能得到啟功惠賜的墨跡。

  作為公眾人物,2001年9月19日,在北京師范大學校園,全國第一個大學“宏志班”——勵耘實驗班舉行開學典禮,年近90歲高齡的啟功一級一級走上二層樓,見到了30名品學兼優而家境貧寒的青年學子,他熱情鼓勵他們健康成長,并高興地將剛剛獲得的8萬元“中國書法藝術終身成就獎”獎金全數捐給該班,望著先生慈愛的笑容,在場的師生眼圈濕潤了。啟功不是消費主義者,而是有良知、有道義的文人。

書法創作不是“撕年歷片”

  啟功擔任過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北京書法家協會首任主席、名譽主席,對首都書法界的人才培養和發展動態非常關心。北京書法界每年春季或秋季舉辦學術講座,他對教授人選、講授專題、時間安排等都很關心。如果身體情況允許,他還會蒞臨課堂看看大家,說上幾句。他的講話雖然簡短,聽著隨意,卻很精辟,能啟人心智;加之表述形象生動,亦莊亦諧,最受大家歡迎。偶逢解答問題,啟功機鋒應對,舉重若輕,總能讓人過耳難忘。譬如有會員問:“書法作品是多寫好還是少寫好?有的書法家說一天寫了20張送人……”啟功答曰:“在家自練,多寫無妨;若送展或者贈予他人,還是少寫為好。以前齊白石說過‘出手與人,必須好畫’。

神彩网   因為那是你的作品,你總不能閉著眼睛往外扔吧?面對社會,就必須對社會負責。且不說自家的藝術聲譽如何,書畫是最可寶貴的中華文化,把成百上千的涂鴉隨便擲與社會,你當是撕年歷片啊?大家都胡寫亂畫,毀了書畫,對得起老祖宗嗎?”這句書法創作不是“撕年歷片”的說法,至今在京華書法界依然流行,讓我們在嚴肅的書法藝術創作中對書法國藝更生敬畏之心。

啟功的“堅”與“凈”

  啟功早年曾收藏過相傳是康熙賜予的一方小端硯,長不過11厘米,寬約9厘米,硯背刻有硯主的銘文:“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凈。”啟功就取“堅凈”二字,把自己小小的臥室兼書房命名為“堅凈居”,自號為“堅凈翁”。這兩句話取自漢代張芝的《秋涼帖》,全文是:“不遷怒,不貳過。蘭蕙其心豈有千秋寂寞,松柏為質耐得萬里風霜。一拳之石取其堅,一勺之水取其凈。”

  “堅”:堅者,堅固,堅定,堅決。在許多人的眼里,啟功是一位非常幽默、隨和的人,但在他的身上“剛”的成分也不少。啟功平時為人謙和,卻從不隨波逐流、隨聲附和,在原則問題上,他是一點也不含糊的。他要較起真來,誰也奈何不得。

神彩网   “凈”:凈者,清潔,干凈,不含雜質。啟功就像一條靜謐的河流,寧靜平和、清澈見底。他心地純凈,不摻雜念,并置生死于度外,視名利如鴻毛。對于人們奉贈給他的這“家”那“家”,他一概不承認,只認定自己是一名教師。“能與諸賢齊品目,不將世故系情懷。”這是啟功寫的對聯,也是對“堅”與“凈”的最好詮釋——“堅”和“凈”正是啟功一生為人的真實寫照。

作者:杜彩玲

  啟功(1912年7月—2005年6月),男,滿族,九三學社社員,中國當代著名書畫家、教育家、古典文獻學家、書畫鑒定家。曾任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北京書法家協會主席,中國佛教協會、故宮博物院、國家博物館顧問。主要著作有《古代字體論稿》《詩文聲律論稿》《啟功韻語》《漢語現象論叢》《啟功書畫留影冊》等。2001年獲首屆中國書法蘭亭獎終身成就獎。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