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彩网

文聯故事丨老舍與《茶館》

[關閉本頁] 來源:京藝苑      發布時間:2022-05-10

  開欄語:由北京市文聯組織編寫的《文聯故事》即將付梓出版。該書力圖通過發生在百余位文藝家身上一個個精彩的故事、一幕幕難忘的回憶、一個個感人的瞬間,見證北京文藝70年的輝煌與成就,記錄北京文藝70年的光榮與夢想。為此,我們開設《文聯故事》專欄,從質樸的文字中傾聽人民的心聲、感應時代的脈動、領會藝術家崇德尚藝的精神。

老舍與《茶館》

  1956年8月的一天,在北京人藝的一個小劇場里,曹禺、焦菊隱、歐陽山尊等人正在聽老舍朗讀《一家代表》的劇本,劇本的第一幕就吸引了曹禺的注意,這是一場發生在茶館里的戲,非常生動且精彩。隨著老舍的朗讀,曹禺發現后面幾幕稍弱了一些。經過商議,曹禺他們幾個認為不妨以茶館的戲為基礎,發展成一個多幕劇,通過茶館反映整個社會的變遷。

  老舍對于這個提議,當下有些為難和猶豫。從1949年底回國之后,老舍的創作始終與當時的政治時勢保持緊跟的姿態,而他聽到曹禺他們的意見之后,第一反應是“配合不上了”。但是在會上,老舍還是滿心歡喜地接受了這個提議,他說道:“這個意見好!3個月后給你們交劇本。”

神彩网   回到家中的老舍開始根據意見修改劇本,受到當時公式化、概念化的影響,他創作的過程并不是很順利。在與作家康濯和劉白羽的一次閑聊中,老舍提到了自己的劇本,說自己當時在美國的時候就考慮寫一個北京的茶館,寫一個時代。他描述了第一幕的情節,大家一聽直叫好,第二幕寫了民國國民黨時代,老舍發愁怎么寫下去,因為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茶館體驗少了,寫不出那么生動豐富的畫面。大家一致勸他可以放棄這一幕,老舍如醍醐灌頂,回家很快完成了這部作品——《茶館》。

神彩网   這部作品發表之后,由于種種原因沒有在第一時間排演出來,直到1957年12月,《文藝報》編輯部專門召開了一個有焦菊隱、陳白塵、夏淳、林默涵等人參加的座談會,座談會上充分肯定了這個劇本。之后,北京人藝正式決定由焦菊隱和夏淳共同擔任導演,開始排練此劇。

神彩网   對于這個作品的藝術價值,焦菊隱從一開始就有充分的認識。他曾在手稿中將《茶館》的第一幕稱為是“一篇不朽的劇作”,稱贊老舍“在短短10分鐘戲中,同時刻畫了幾十個浮出紙面的活生生的人物”。在這樣有先見的認識之下,1958年3月29日,《茶館》首次在首都劇場正式公演。

神彩网   《茶館》首演的效果非常好,當時無論是專家還是觀眾都是好評如潮。當時人藝的院長曹禺看完連連贊嘆:“那是經典啊。”可是,《茶館》這部作品的命運卻并不是一帆風順的。

神彩网   這部戲演出了49場之后,也就是在1958年7月10日那一天,文化部的一位領導來看戲,事后召開了院擴大黨委會,在會上卻批評了劇院的領導,認為“在組織創作和演出中‘不是政治掛帥,而是專家掛帥’‘不大注意政治,不大注意內容,有點過多地追求形式’”總之,這樣一出好戲就被停演了。

神彩网   接著,劇院就忙著安排了幾出“政治掛帥”的戲,如《烈火紅心》《青002春的火焰》《難忘的歲月》等。老舍先生也在8月間又拿出了他的新作《紅大院》。后來聽說《茶館》改一改還可以演,大家感到一陣驚喜,明白這出戲又有救了。

  《茶館》要改,怎么改?老舍先生是不會做了,于是這個艱巨的任務就落在了童超、英若誠和于是之的身上。那時劇院正忙于研究國慶10周年獻禮的劇目,《茶館》復排的事情就被拖了下來,并且一拖再拖。直到1963年年初,復排《茶館》才被提到議事日程上來。

  這年的4月7日,《茶館》終于再一次上演了。報紙上不做任何報道,也沒有任何宣傳,《茶館》就在沒有一條消息的情況下,默默地演過來。許多同行都替人藝擔著心。演出前,連排兩次——彩排一次及一次首演,老舍先生都去了,但他沒去后臺,也沒有跟演員們說一句話。當時不僅演的人擔心,一些熱心的朋友也替他們捏把汗。這一次《茶館》共上演了53場,《茶館》的春天又來了。

  1978年,老舍恢復“人民藝術家”稱號。《茶館》再次掀起狂潮,而這次的轟動比之前來得還要大。自1980年起,《茶館》先后出訪德國、法國、瑞士、日本、加拿大、新加坡等國,所到之處無不引起強烈的反響,許多觀眾穿著中式服裝走進劇場以表敬意。

  參考資料:

  [1] 傅謹:《20世紀戲劇史》,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2年版。

  [2] 李曼宜:《我和于是之這一生》,作家出版社2018年版。

  [3] 陳徒手:《人有病,天知否》,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年版。

神彩网   (作者:王知非)

  老舍(1899年2月—1966年8月),原名舒慶春,字舍予,另有筆名絮青等,男,滿族。曾任北京市文聯第一、二、三屆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書記處書記,中國文聯副主席。1926年開始發表作品,著有長篇小說《老張的哲學》《二馬》《駱駝祥子》《四世同堂》,中篇小說《我這一輩子》,短篇小說集《趕集》《櫻海集》,劇本《龍須溝》《茶館》等。1951年被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人民藝術家”稱號。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神彩网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