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彩网

紀念《講話》發表80周年
董學文:跨越時空的理論穿透力和感染力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藝術報      發布時間:2022-05-19

跨越時空的理論穿透力和感染力
——紀念《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80周年

董學文
神彩网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


  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以下簡稱《講話》)已經發表八十周年了。八十年來,它像一面鮮艷的旗幟,指引著中國革命文藝前行的方向;它像一塊真理的燧石,越敲擊越發出耀眼的光芒。今天,在新時代新征程的文藝發展道路上,我們重溫這篇《講話》,依然感到它無比的親切和新鮮,無比的透辟和深刻。

毛澤東《講話》創造性地實現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中國化

神彩网   《講話》是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經典之作。無論是在民主革命時期還是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無論是在改革開放時期還是在奮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時代,它的思想魅力和理論生命力,都是極其巨大的。《講話》為什么會令人百讀不厭?為什么會取得如此的成就?為什么會赫然聳立在人類的文藝思想史上?原因固然很多。譬如,《講話》在緊密結合文藝規律和特點的時候,又進一步從作家思想感情和社會生活源泉兩個方面科學解決了發展革命文藝的關鍵問題,這就抓住了解決文藝問題的總樞紐。但是我認為,《講話》能具有如此的成就,成為里程碑式的作品,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它是以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革命文藝實際及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方法和高度,創造性地解決了中國革命文藝的方向與道路問題,創造性地闡釋了中國革命文藝發展的特殊性問題,換一種說法,就是實現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中國化。這是它具有跨越時空的理論穿透力和情感影響力的最真實的秘密。

  我們知道,《講話》不是在靜態地講述文藝的空道理,而是在著力解決當時延安和各根據地文藝工作面臨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政策問題的。《講話》不是就事論事、只顧眼前的泛論,而是放出眼光,從大歷史觀上總結了“五四”以來革命文藝發展的歷史經驗。《講話》充滿了問題意識和反思意識,它懂得只有問題才是時代的呼聲,只有反思才是前進的動力。馬克思說過:“一個時代的迫切問題,有著和任何在內容上有根據的因而也是合理的問題共同的命運:主要的困難不是答案,而是問題。”因之,《講話》所有的理論探討和現象分析,都是從問題出發的。《講話》把解決各種文藝理論和政策問題放在了首位,這就為它理論聯系實際地推進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發展創造了條件。當我們讀到《講話》討論文藝工作者的“立場問題,態度問題,工作對象問題,工作問題和學習問題”的時候,當我們讀到《講話》闡述文藝與時代、文藝與生活、文藝與人民、文藝與批評等諸種關系的時候,不難發現,所謂“文藝是什么”“文藝搞什么”“文藝怎么搞”“文藝有何用”等基本文藝理論命題,就已經給出了符合唯物史觀和唯物辯證法的答案。這確實是給我們啟發最大的地方。

毛澤東《講話》是馬克思主義教育運動的重要文獻

  《講話》實現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中國化的第一次飛躍,在馬克思主義文藝思想發展史上占有突出的位置,是廣大文藝工作者永遠的行動指南。這是不爭的事實。這里,我想從《講話》產生的文化語境視角,探討一下《講話》問題意識產生的主要特征。這對我們深入學習《講話》精神,領悟《講話》的現實意義,是有好處的。

  從大的方面講,《講話》是籠罩在“抗日戰爭”的氛圍之下的。這從《講話》的一些論題和論述風格看得出來。但我覺得,從具體語境看,《講話》最直接、最深邃、最能撥動人們心弦的,是它是在延安整風運動的大背景下出現的。從根本上講,召開延安文藝座談會,就是整風運動的一部分。毛澤東在座談會上講話,就是文藝上整頓黨風、學風和文風的實踐。只要看一看《毛澤東選集》第三卷的“目錄”,便可知道,《講話》前面的兩篇文章:《整頓黨的作風》 ( 1942年2月1日)和《反對黨八股》(1942年2月8日),連同上一年的《改造我們的學習》(1941年5月19日),這三篇文章則是“毛澤東關于整風運動的基本著作”。毫無疑問,《講話》則是毛澤東于1942年5月在文藝問題上開展整風運動的重要文獻。在《講話》的第“五”部分,毛澤東這樣說:“我們延安文藝界中存在著上述種種問題,這是說明一個什么事實呢?說明這樣一個事實,就是文藝界中還嚴重地存在著作風不正的東西,同志們中間還有很多的唯心論、教條主義、空想、空談、輕視實踐、脫離群眾等等的缺點,需要有一個切實的嚴肅的整風運動。”這就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們,《講話》正是延安整風運動的產物。

  那么,作為整風運動的文獻,《講話》的思想價值主要在什么地方呢?或者說,毛澤東《講話》的理論意義究竟表現在哪里呢?這兒,不妨用《毛澤東選集》中《改造我們的學習》一篇的“題解”做以回答。它的意義和價值在于:“毛澤東進一步地從思想問題上總結了過去中國共產黨內路線的分歧,分析了廣泛存在于黨內的非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作風,主要是主觀主義的傾向,宗派主義的傾向,和作為這兩種傾向的表現形式的黨八股。毛澤東號召開展全黨范圍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育運動,即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思想原則整頓作風的運動。”這個準確的概括,同樣可以用來指稱與評價文藝上的整風運動。我們正是從“整風”的角度看《講話》,才更加看清了它對文藝運動歷史經驗總結的貢獻,看清了它剖析文藝界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作風的必要性,看清了它在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文藝學說上的理論分量。

習近平總書記《講話》繼承發展了毛澤東文藝思想

  事實也正是如此。延安“整風”之后,文藝界面貌煥然一新,作家、藝術家的思想達到前所未有的統一,作家、藝術家紛紛主動地深入生活、深入實際、深入工農兵群眾、深入火熱斗爭,創造出許多描繪“新的人物,新的世界”的、永載史冊的作品。2021年11月11日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黨的百年奮斗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也指出:“黨從一九四二年開始在全黨進行整風,這場馬克思主義思想教育運動收到巨大成效。”延安“整風”以后文藝界的變化,證實了這一“收到巨大成效”判斷的正確性。

神彩网   如今,每當我們捧讀毛澤東《講話》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地聯想到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發表的《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以下亦簡稱《講話》)。這兩篇《講話》,前后相隔七十二年。時代變遷了,語境演化了,問題更新了,其變化程度可謂天翻地覆。可是,我們仔細分析起來,又很容易發現,兩篇《講話》在理論指向、議題論域、闡述邏輯和話語風格上,又是那樣的相通和相似。這是頗耐人尋味的。兩篇《講話》的相通性和相似性,說明了它們的思路是銜接賡續的,在精神上是一脈相承的,在理論上是與時俱進的。兩篇《講話》都緊緊圍繞著文藝“為人民”這個中心,都注重文藝家的核心價值觀和審美觀的培養,都強調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的指導作用,都期望文藝作品能帶有中國作風和中國氣派,因之,成就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史上的兩座高峰。

習近平總書記《講話》實現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中國化的新飛躍

  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在繼承的基礎上,也是守正出新的。由于習近平總書記立足于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更高目標來闡釋文藝問題,深邃思考了新時代的新特征和新使命,充分論證了“中國精神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靈魂”的道理,敏銳抓住了改革開放后市場經濟條件下文藝面臨的新挑戰,清楚看到了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對文藝形態、類型、觀念和實踐造成的新改變,有力闡明了歷史虛無主義、“三俗”以及“以洋為尊”“唯洋是從”這一套對文藝的嚴重危害,所以,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和關于文藝工作的系列重要論述,成為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完成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中國化的新飛躍。

  這里,我想特別談道,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也是針對廣泛存在于文藝界的諸多不良風氣和習氣而談論的,也是號召文藝界要按照馬克思主義思想原則來加以改進的,也是期望廣大文藝工作者通過批評和自我批評來學得更多馬克思主義的。這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系列重要論述中繼承黨的光榮傳統、繼承毛澤東《講話》精神的又一關鍵點,是習近平總書記勇于并善于總結歷史經驗的突出表現。我們需要從這個角度闡發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系列重要論述的深刻內涵,明確認識習近平總書記已明確指出的各種“偏差”“問題”和“缺欠”的。否則就不是實事求是的態度,也不利于社會主義文藝的發展繁榮。

神彩网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指出:“只有牢固樹立馬克思主義文藝觀,真正做到了以人民為中心,文藝才能發揮最大正能量。”這同毛澤東在《講話》中講“馬克思列寧主義是一切革命者都應該學習的科學,文藝工作者不能是例外”的思想,完全是一致的。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強調:“要以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為指導,繼承創新中國古代文藝批評理論優秀遺產,批判借鑒現代西方文藝理論,打磨好批評這把‘利器’”。這同毛澤東在《講話》中強調“文藝批評”是“文藝界的主要的斗爭方法之一”,“文藝批評應該發展,過去在這方面工作做得很不夠,同志們指出這一點是對的”的意見,也是吻合的。這些論述,都把馬克思主義對文藝指導地位的認識提升到了新的境界。

要把學習貫徹兩個《講話》的精神切實落到實處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說:“文藝批評是文藝創作的一面鏡子、一劑良藥,是引導創作、多出精品、提高審美、引領風尚的重要力量。”他還說“文藝批評要的就是批評,不能都是表揚甚至庸俗吹捧、阿諛奉承”。“文藝批評褒貶甄別功能弱化,缺乏戰斗力、說服力,不利于文藝健康發展。”“真理越辯越明。一點批評精神都沒有,都是表揚和自我表揚、吹捧和自我吹捧、造勢和自我造勢相結合,那就不是文藝批評了!”“有了真正的批評,我們的文藝作品才能越來越好。”毛澤東也主張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認為這是達到黨內和革命團體內的團結并使之利于戰斗的武器。毛澤東指出:“同錯誤思想作斗爭,好比種牛痘,經過了牛痘疫苗的作用,人身上就增強免疫力。”“如果沒有見過風雨,沒有取得免疫力,遇到錯誤意見就不能打勝仗。因此,只有采取討論的方法,批評的方法,說理的方法,才能真正發展正確的意見,克服錯誤的意見,才能真正解決問題。”這些意見,講得多么鮮明、透徹、辯證、發人深省啊,讀來令人深受啟發、深受鼓舞。

神彩网   眼下,文藝界顯性或隱性的歷史虛無主義作品仍時有出現;娛樂領域暴露的畸形審美、良莠不分、“飯圈”亂象、流量至上、“耽改”之風、違法失德、逾越底線等亂象時有發生;批評上明知不對卻少說為佳,或輕描淡寫、隔靴搔癢,或當“好好先生”“開明人士”的風氣并未絕跡。這就提醒我們,學習毛澤東《講話》,學習習近平總書記《講話》,都還存在一個如何進一步貫徹落實的問題。學習兩篇《講話》,不是為了別的,僅僅是為了它能夠而且應當更好地指導行動。如果我們有了正確的理論,卻只是把它空談一番,不去認真執行,那么,此種作風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我們要把學習兩篇《講話》的意義提升到統領文藝工作全局的戰略高度,切實把《講話》精神落實到創作和批評的行動中去,自覺完成從理性認識到革命實踐的飛躍。這才是我們應取的馬克思主義的態度。


 


分享到:
文藝家協會

聯系電話:(010)66048572 電子郵箱:beijingwenlianwang@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版權所有:北京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 2013-2020 未經授權嚴禁復制或鏡像